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奉化更好的无痛人流要多少钱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7 07:33:23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奉化更好的无痛人流要多少钱,慈溪哪家做人流医院,慈溪无痛人流哪个医院较好,慈溪哪家医院有做人流,余姚人流那间医院,北仑那些地方可以做人流,象山哪医院流产好

第一次听到“断舍离”是在一家以物换物的小店里,她在商店的一角留下了那对年轻时买的珍珠耳环,经过岁月打磨珍珠光泽更甚,银针有了淡淡的渍迹,我还是毫不犹豫的留下了它,不单单让美好延续,而是纪念这一刻我对生活有了新的思考。

断舍离是什么?最初是日本杂物管理咨询师提出的人生整理观念,通过收拾家里不必要的杂物而让自己的生活趋于简单,自由又舒适。

断=断绝不需要的东西

舍=舍弃多余的杂物

离=脱离对物质的执念

简单的理解,断舍离就是一门扔东西的生活哲学。不仅仅对于物质脱离,更是精神上的舍弃,我们去思考去整理去以一种新式的方式活在现在,这一刻你拥有的都是最需要的东西,自然情绪会随着你的舍弃转而豁达。

很喜欢贤二说的一句话“事来则应,事去不留”,生活教会了我们去应对很多事情,当你的生活态度有所转变时,你做事的方式也会改变,事去不留,你就会更focus在当下的某一件事上。断舍离还会转变我们的行事风格。

这样说会不会太空了?或者说你想想很牛B的样子,看过还是忘了。那就从现在开始,我们一起做一件事,舍弃一件东西,怎么样?

“我舍弃了她为我刻的旺仔牛奶”

恋爱7年,分手1年,她所有的东西我都还留着,上课时没事做偷偷写的小纸条,每一件小礼物,当然了印象最深的就是这几罐过期了的旺仔牛奶。双子座的她生性有趣又浪漫,她知道我最喜欢喝甜甜的旺仔,每天课后都会买一罐给我,上面还刻着各种可爱的小情话,“臭臭,最近你上课不怎么认真喔,别忘了我们一起努力的未来”,那几罐我一直没舍得喝,留到了现在。

我舍弃了,对她的执念。

“我舍弃了儿时的公主梦”

我是个从来不喜欢扔东西的巨蟹座,这件小裙子是我10岁的时候隔壁的小姐姐送我的,纯手工制作,上面还有精致的刺绣,大大的裙摆,穿裙子转起来的时候好像一个公主,很美很漂亮。到现在我都把它留着当睡衣穿,有几次妈妈都想把裙子送给小妹妹,我都不答应,后来留了这么久,妈妈竟也舍不得了。

我舍弃了,因为长大了,遇到的他会让我穿上更美婚纱。

“老妈舍弃了冰箱里放了一年的羊腿”

老家有个这样的习俗,每当过年的时候,家家户户都会买一只羊来吃,炖排骨、做臊子、炒菜做粥等等,那段时间应该也是我最讨厌羊肉时候,天天都在吃。主妇的冰箱就跟女人的衣柜一样,永远都是满满的,老妈把所有吃不完的肉都会存在冰箱里,随着时间的推移,大家都忘记了,一年前的羊腿就在某一天又被翻出来了。

老妈羊腿该舍了,因为我真的不知道如何下口。

“我舍弃了一只霁蓝盖碗”

上学时候,最惬意的就是站阳台上,沏上一盏盖碗,一边喝一边看着下面往来的同学,遇到熟食的,打个招呼,感觉好极了。工作之后断续的买了一些瓷器,其中就有这只霁蓝盖碗,放单位用了不超过10次,上面落了一层沙土,看着这杯子,好像就是为了在同事面前装下文化一样,这好像不是我想要的,想起了孔子的'衣敝缊袍'',子路的'单食瓢饮不该其乐''。

我舍弃了盖碗,物质上放空了,精神上才能发展。

“我舍弃了一对有温度的耳环”

又要聊聊初来北京的时候,遇到一个很温暖的女人,她带我去感受老北京的胡同文化,吃地道的小吃,去万圣节的僵尸Party,在跨年的那天感受一个甜蜜的吻,人生中的第一口香烟,在办公楼下的草坪上冥想…我也是女生,她是我很欣赏的女人,自信又温暖,这是她去西班牙带回来送给我的耳环,戴过几次,温度依旧。现在她和男朋友在泰国定居了,我们不能再经常见面了,就这样做个告别吧。

我舍弃了耳环,决定去清迈看看她了。

“我舍弃了1341”

工作,生活,我,我们三个,相互牵连着,以前总觉得自己是个气场很弱的人,后来第一批一起干事儿的好哥们,就送我了条链子,戴上的时候走在路上开始自信了,因为它加注了我身上的社会气息,从那时我感觉自己融入到这个时间带给我的角色里,成为一个社会人。上面刻的字是1341,2013年4月1日,那天他在街上捡的,就随手送给我了。

我舍弃了1341,成熟不是社会气息,而是智慧的成长。

还有一个奇怪的小习惯,就是我从来也不会删除聊天内容,翻翻最早的纪录,2015年的7月4日刚换手机,也因为懒惰我错过人生当中第一次工作机会,当初留着是提醒,现在想想我们已再无交集,删除也好。

现在想想一个聪明的人,随时都在做断舍离,闭上眼睛的回想整理,生活中杂物的及时摒弃,感情的及时脱离,都是告别。

最后一句

橘子的小学课本也该扔了!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慈溪好医院人流